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Sailor 长刀研NMF  神户Nagasawa限定款 风见鸡印花款

风见鸡是日语词,说的是房屋顶上鸡形的风向标。

 在古诗词中,这种风向标,用的是“五两”。
比如王昌龄的诗里,“北风吹五两,谁时浔阳客。”王维的诗里:“何处寄相思,南风吹五两。”
称风向标为五两,是因为古人用鸡毛五两,结在高竿顶上,来测风的方向。因此,在这些离别的诗歌中,每每要顺风行船,岸边的“五两”风向标, 就成了寄托相思的所在。岸边的风见鸡,blowing in the wind……
古代的“五两”实物的样子,可以从知名的《清明上河图》上看到。在写实 的画面上,桥边有好几个“风见鸡”,也不知寄托了多少相思……
总之,第一次看到有个基友的风见鸡长刀研的时候,很心水这支笔。随手一画。

hoboweeks 2017 7th week
バレンタインデー的礼物。手环、体重计以及NTC...
第一次做锻炼的某胖,真的像cocacola的蠢萌大白熊…


hobonichi 2月扉页
众里寻她千百度。又是一年元宵时

鎌倉高校前、雪が降っていました
hoboweeks2017 3rd week

咖啡修行,滴滤壶之后尝试了下虹吸壶。颜值更高啦(^^)

延安门口的大火锅什么时候没了?
昨天,胖纸说要看看我的小学和中学。两个人各骑了一辆摩拜单车,在街道里晃荡—沿着一条巷子,骑到了我曾经就读过的两所小学旧址,而今已不复存在—一所改建成小区,一所变成了国际学校。至于画了三年素描的初中,也从素白的墙面变成了红砖,加了屋顶。而我那所刚刚七十周年校庆的高中,校园很大,不比我的大学小。
年少青葱的时光,一去不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