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长假开始前最后一天 完成左边的。长假结束前一天,在墨格的一个角落里画完右边的。
穿越时光。

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千里江山图,故宫太和殿前的广场,都装扮成千里江山的青绿色调,在午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而我对青绿山水的兴趣不大,这一来,武英殿的观众就少了很多。

武英殿展出的是赵孟頫的书画——应该说,小时候的我,是不喜欢赵孟頫的字的。用硬笔写字的眼光来看软笔书法,各种字帖中,欧体、柳体以碑为主,尚属好学,赵体的帖多,笔画间的起承转合、衔接呼应,变化尤多,颇不易学。

现在,对于字的喜欢,已经释然很多了,只是在尝试理解他——在武英殿中,看笔墨的痕迹,穿越数百年,本身就已经是一种难以再遇的神奇相逢。

展出的作品,中厅中有最为著名的《胆巴碑》,还有我极喜欢的姜夔《跋王献之保母帖》,因为在姜夔典雅俊秀的跋文后,还有周密、赵孟頫等人的跋文,也收录在展厅之中。至于《秋兴八首》《酒德颂》,风味也各有不同——每一件作品,伴随着流传,讲述不一样的故事。

Hoboweeks 35th week

一口气补了好多手帐。

那周是难得朋友翘班,我们在中关村的阿狸,抽了玩偶,一起画画、聊天。

暮色时分,品尝了并不好吃的哈根达斯,但时光的流逝,本来就是一种,淡淡的回忆。

2017 34th week

上一次来北戴河是七年前。

那年只记得酩酊大醉,至于去的什么地方,都仿佛失忆了。

在夏天的尾巴,重新来到这片海边。

旅馆往南出门不远,就是金山海滩。正午时分,海水都有些微凉。只是湛蓝清澈,还是一望无际。

旅馆周围到处都是酷游单车,不便宜,而且要单独交押金,还必须指定位置停车。在尝试通过定位找车时,正巧遇上两位停下摩拜车的。遂骑上摩拜,沿着海岸一路骑行。

在上坡与下坡中,经过了碧螺塔,才想起一些往事。

湛蓝的海,湛蓝的天,回不去的青春记忆。

体验了索尼大法,无论是屏幕大小,翻页速度,还是轻薄度和价格,都完胜了kindle dxg

hoboweeks 29th week
朝内大街的一座危楼,老旧的四楼上去,半蔫不蔫的花草,堆满了杂乱的书的办公室里,多了点手冲咖啡的味道。

下半年的书衣,早就不再执着hobo,从布面的猫咪,换成牛皮纸拼贴的小王子。虽然纽扣的设计有时候需要垫板,但这只从日本带回来的复古风格,很是惹人喜欢。
这两天还订了支小王子,为那些童真的年代而怀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