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12月的hobo封面,终于摸了个鱼。工具见图2。

因为市容整改,原本满是小店的街上,却没有了往日的热闹。这种圣诞的氛围,也略略地淡了。

我曾经是极其喜欢圣诞节的——总觉得只有在这种日子,红色的、绿色的,黄色,各种鲜艳饱满的颜色撞在一起,条纹、花纹,还有冬天的毛衣、围巾,把配饰换成了无限的可能。

以前,一到12月,总有一种大街小巷,都是jingle bell的感觉。

甜品店里,圣诞小甜点和姜饼小人悄然上架,咖啡店里,圣诞口味的当季咖啡也写在了小黑板上。而楼下的花店里,也摆放上了装饰的圣诞树和精巧的圣诞花环。

最近的用色,略为和以前不一样了,竟然在圣诞主题下,尝试了灰调、土色、低饱和度的颜色,也许,只是慢慢长大了吧。

平安夜。赶论文。

拿鼠標拖了个圣诞树,五角星,雪花,放出一张非官方的京津手帐市集场贩款,作圣诞图咯。

说起来,那还是10月份的稿子呢=w=一直懒得赶图,这次终于更新了今年的年终总结。戳↓

草虫和纸胶带回顾

可是胶带好像堵在圣诞老人过来的路上,不知道赶得上赶不上啦。

顺便打个卡~


今日大雪,北京已经很寒冷了。

之前绘制的圣诞卡片到货了,拜托nunki上架了~感谢茶猫的帮忙。做的不是很多,也就一百来张,价格也小贵,五元一个,还不参与店中的其他折扣。另一套是合作出的圣诞纸品明信片,欢迎一起去看看~

购买链接1  购买链接2

在这个大雪的节气里,躲在暖气边上,超级的热。有时都有些燥热。

钻在书堆里排查基础文献,真是很累很累。有时候明明不太用得着的材料,为了验证可靠与否,或是被引用的例子是否符合原意,特别是陌生的学者,就需要去查。无征固然不信,但是当文本被从上下语境中截取出来,是否还是原意?而且,今人之误读古人,往往而有。甚至,我也见到了因断句错误,把毫不相干的内容放入其中,而大加阐发的例子——试图去从片段中还原历史,忍不住会去翻查原书。很辛苦,但也值得。

周末,和豆子从学校出发,坐公车去朝阳大悦城看几米特展。下车走了一程,那天的天气冻坏了我俩,更气坏了在楼上等我们的柿子和猪。午饭的时候,可没有少因为迟到而被揶揄。

吃了午饭,从楼上往楼下走,看到了不少新年时在上海大悦城时看到过的摆件。比如向左走向右走。还有月亮忘记了。但是不一样的是,这次的地板设计,包括整体布景,非常漂亮,忍不住就想往地上坐。五彩斑斓,仿佛是童话一般。只能说,太佩服几米丰富的色彩和漂亮的设计。任何一张画拿出来都那么美丽,多好。

多年以前,也是通过几米第一次知道绘本这个名词。而且,大概陆陆续续看过很多的绘本。而且大部分是在书店里,几米的几乎都看过。本科时买了好些,后来大三搬寝室的时候,送给师妹好多本。于是就会去书店看。他的新作,时光电影院,还是上周读的。

几米感动人的地方,也不仅在那些画面,还在于故事的叙述,向左走,向右走的悲情结局,似乎有很多种解读。星空也很不错。还有地下铁。都市的生活,却用了那么美丽的颜色去书写。

不过,我一直没有往绘本发展,总觉得分镜和故事会是我的瓶颈。很不好意思说,我还是中文系出来的——啊,你中文系的吧,一定会写诗,或者写写小说?事实上,别说吟诗了,连读个小说,写个剧评,估计也是够呛。

主展厅在一楼,我才大概知道,主题实际上不是地下铁,而是拥抱。各种温暖的拥抱,和动物在一起的。很美丽的猫头鹰,戴着漂亮的王冠抱着青蛙的女孩,还有白白的北极熊。大概是新书的推介。

但,因为太冷,我们觉得大冷天,端出相机实在冻坏手,结果到最后,还是错过了仔细看上一眼门外最主题的布景的那些主题的动物们。回来才看到别人拍下的雪后的长颈鹿。

其实,白雪洒落时的长颈鹿,真的是美丽极了,忍不住在背景上配上一幅地板上的图案,画一幅圣诞。

平安夜,第一次到后海去喝酒。以前觉得酒吧,喝酒,听着挺有意思的,本科时代,我还嚷着和室友说了好多次说,大家去后海喝酒,结果没人理我。(大家一起去过后海的恭王府、漂亮幽静的辅仁花园、挂着柿子的梅兰芳故居,走过一茬接一茬换店的烟袋斜街,还在中秋划船过),但总是没有踏进过那里。

不过,去了也才知道,那儿不适合我。我以为会是我喜欢的酒(清酒、米酒。。。),但洋酒,一点龙舌兰的玛格丽特,就把我弄的有点醺醺然了。还是找个机会,来年秋天,好好品黄酒,吃蟹吧。


Daler Rowney postcard,Schmincke 24

第二发重发。对不起为了日志好看。

柿子说:你应该先发右边的。

我不知道0 0

于是手贱找了旧图改了日志。

换片换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