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很久没画蓝色调的。闻着蓝山的香气,调一下色调的感觉

咖啡修行,滴滤壶之后尝试了下虹吸壶。颜值更高啦(^^)

茶饮·咖啡 

高中的时候喝过一阵咖啡,那时候精力其实还好。只是高三的压力,上课困乏,就泡上咖啡。而且也不是特好的咖啡。胃不好,又不敢喝太浓。但因为坐在前排。每次英语老师进教室,都会皱着眉头说,谁又泡了咖啡?然后默默地翻开书本,给我们讲题。

后来,喝咖啡就是种习惯。也不觉得苦,也不觉得甜,只是习惯了某种口味。比如点卡布奇诺,纯粹是为了看不同的店里那些花式的拉花,美美的。

记忆里在咖啡店做过很多事情。比如一个人看书,背单词,写论文;再比如,和朋友聊天,等等。昏黄的灯光,并不是最合适的,但往往只是喜欢听老歌回放,慢慢地消磨一下午。再有,和朋友面基。

前年,圣诞节,外面飘雪的白色圣诞,我和豆子在那时的南门对面的店里,画了豆豆龙,又画了店里的装饰。如今店面关了,唯有那张画,还留着原来的记忆。还有那天去翻老相册,看到insta中翻出好几张我和她面基的照片……有一张,因为是毕业互赠,我没有扫描,恍惚间才回忆起那些咖色的往事。

有意思的是,咖啡店的灯光往往是暖黄色,在灯光下画画,颜色多半是不准的。等到拿出来一看,呀,颜色总是偏了,却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