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下半年的书衣,早就不再执着hobo,从布面的猫咪,换成牛皮纸拼贴的小王子。虽然纽扣的设计有时候需要垫板,但这只从日本带回来的复古风格,很是惹人喜欢。
这两天还订了支小王子,为那些童真的年代而怀旧。

Sailor 长刀研NMF  神户Nagasawa限定款 风见鸡印花款

风见鸡是日语词,说的是房屋顶上鸡形的风向标。

 在古诗词中,这种风向标,用的是“五两”。
比如王昌龄的诗里,“北风吹五两,谁时浔阳客。”王维的诗里:“何处寄相思,南风吹五两。”
称风向标为五两,是因为古人用鸡毛五两,结在高竿顶上,来测风的方向。因此,在这些离别的诗歌中,每每要顺风行船,岸边的“五两”风向标, 就成了寄托相思的所在。岸边的风见鸡,blowing in the wind……
古代的“五两”实物的样子,可以从知名的《清明上河图》上看到。在写实 的画面上,桥边有好几个“风见鸡”,也不知寄托了多少相思……
总之,第一次看到有个基友的风见鸡长刀研的时候,很心水这支笔。随手一画。

前段時间朋友去东京的时候,经过了秋叶原,给我发来一个樱花大战的手办。她知道我喜欢樱战,但她惊讶道,居然能在东京见到真宫寺樱诶……
她不知道,今年是樱花大战20周年了。从1996年到2016年,那些游戏的声优、歌谣秀竟然坚持了那么久。
当然,那个手办她没帮我买。
但我莫名地找到了这支笔。太正浪漫堂 真宫寺樱诞生纪念钢笔。于是我拾起画笔,画了好久不画的同人图。
我是喜欢钢笔的,在钢笔中,写乐(sailor)也算是日本三大钢笔厂之一,与百乐pilot、白金platium 并称。标志性的logo就是一个船锚。
其实我一开始没想到这是一支14k的钢笔,而且还是老款笔尖的印花。鬼魅的鱼雷笔尾,平顶笔帽。
笔盒、上的“太正浪漫堂”。98年的时候在池袋开设了实体贩售店,贩卖樱花大战周边,08年正式闭店。因为网站改版,早于2001年的产品都没有了,我后来才查到,这支笔是真宫寺樱的诞生纪念笔,也是1998年太正浪漫堂开业那年的产品——如今太正浪漫堂闭店也快十年了。
木质的笔盒还是蛮精美的。镀金的图案除了太正浪漫堂,还有真宫寺樱,穿的不是游戏中的日常服,而是比较正式的缘日服。其实我一开始看上的就是盒子……
笔尖和笔帽的特写。笔帽上也有金色的太正浪漫堂。好怀念游戏里的太正浪漫堂啊。
笔尖是写乐的14k,这是老款的花纹。老实说我没见过老款的14k。见到的一般都是老款的21k的长刀研的印花。
最奇特的其实是笔帽。没有采用一般的写乐的锚型logo,而是定制的花组的图案logo,有一点半透明的……
顺便说,这是鱼雷的笔尾,但是是平顶的帽子。我用过好多写乐的钢笔,也没见过这样的组合。

万年笔 3款

草虫XEver Ein

一个诞生颇久的企划。最终成为了3卷60cm循环,包括了近50支笔。

既有那些常用的笑脸、写乐candy,也有一些不算常见,但是我很喜欢的带有艺术氛围的钢笔,比如老普,甲骨文,还有雅典之类。

从入坑到差不多出了钢笔坑,差不多就是个破执的过程。有一些执念,渐渐放下。笔尖微妙的写感,老尖的可遇不可求,细尖的迷之破碎,925纯银的剧毒。一切终归,回到了书写。

日用大概也还是有个六七只的样子。蓝绿色系的墨水和红色墨水都是常用的颜色。

挑了几支喜欢的,拼了下图透,预计是五月左右到货~><




订了两个月的粉条,无疾而终。

想一想也没有那么执念,而且给现产的鸟笔找尖也是一件很心累的事情。

于是改投老笔。改换了两支,一支12C,HM,双胡尖的M250。充沛的下水,以及奇妙的落笔触感,感觉很微妙。配上红色的冬耀,颜色格外搭调。

另一支14C单胡的HM,也不负所望。

市集上朋友买到了片品青金石。虽然是绑定的,但朋友知道我对青金石的喜欢,就一起给我了。

加上两支在路上的小豆。今年的钢笔出坑就这么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