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原作:莫奈,圣拉查尔火车站,火车到站。

在《印象派简史》这部纪录片里,有专门的一幕讲述莫奈在蒸汽滚滚的地方绘下这火车的到站的一幕。那时候我就很喜欢这张——我钟爱火车的主题,也钟爱莫奈的画。尤其是老式机车的笨重,以及他们的有意思的光影。

搜了一下,没找到和手头的书上的颜色差不多的图。网上的图片都偏蓝。画册的图片则偏黄。不放对比图了吧- -。

一开始是用霹雳马的彩铅画的,因为前两天发觉用油性彩铅绘画印象派那种灰蒙蒙的色调相当地效果好。但后来返现水彩纸的纸纹太过粗糙,细节是下不到纸面里的,还是用得韵的水溶彩铅铺了层色——当然,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手里一懒的我,就拿喷壶溶开了,于是背景那些模模糊糊的痕迹,都是喷壶直接喷出来的。出水也不算均匀,再上了一层。就绘制完这幅了。

当然想要表达的原作的那些细节还是不可避免的丢失。从油画转到彩铅,必然的。但,也就是在仔细琢磨那些颜色若即若离的感觉里,又一次,喜欢上那些感觉。

说起来,又是一年的惊蛰了。这一年的qq签名都没有变过——雷出地奋,惊蛰该把懒虫弄醒了吧!

去年的这个时候,从浑浑噩噩的状态忽然醒过来,然后写论文,准备考试。一年过去了。屯了好多好多的彩铅,以及颜料,还有画纸。每天磨蹭一点,慢慢熟悉每一个颜料不同的特质,及特性。


评论

热度(24)

  1. 春风一杯酒喓喓草虫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