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用水彩临摹这张透纳的名作。写给那个给我印象深刻的透纳。

威廉·透纳:雨、蒸汽和速度——大西部铁路

William Turner :Rain, Steam and Speed – 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

那一年,悦悦还在北京,拉着我去中国美术馆看透纳的特展。整个展厅里那种黄色的基调,细腻的笔触,恢弘的场景,各种壮观的充满光影感的画面,倘若不是每一张的介绍,我甚至分不清楚是水彩还是油画。

那时候太过无知,也没有掉入水彩的大坑,也就不知道透纳在英国水彩史上浓墨重彩的地位。去展厅的那天是小雨,在美术馆的走廊里回荡着透纳的黄中带黑的独特的画风,以及他那些美丽的光影感觉——再到后来,知道这张很早很早就看到过而且深深喜欢的火车的作者就是透纳,仿佛才把前前后后的线索,一一联系在了一起。

因为小时候就坐绿皮火车出游,每次都喜欢趴在窗台看窗外的景色,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喜欢在画册里寻找各种关于火车主题的绘画。主题的喜欢,本是无关乎画技的高低的,只要画的是火车,我就会喜欢。但恰巧,在这个主题下我遇到的都是高手:透纳朦胧笔触的蒸汽火车是一个,印象派的莫奈笔下的火车站和蒸汽滚滚的火车怎么不好?再到梵高的好几幅作品中悄然出现在乡村场景背后的一节节列车,火车,火车,这个自工业革命以来出现的新兴的事物,仿佛就成了那些追求速度、表现绘画的人们所钟情的绘画主题。

时至今日,蒸汽时代虽已远去,而那时的火车的情形,却因为他们的创作而定格在了脑海中。特别是透纳这张充满着速度的火车,每一次相遇,每一次的凝眸,都想在那些模模糊糊的笔触背后,那些色彩的感觉。

临摹一张画,是熟悉这张绘画的细节的最好的方式。用turners yellow 作罩色,速图一张水彩。以志。

评论(2)

热度(31)

  1. 嗜血的蚂蚁喓喓草虫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