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延安门口的大火锅什么时候没了?
昨天,胖纸说要看看我的小学和中学。两个人各骑了一辆摩拜单车,在街道里晃荡—沿着一条巷子,骑到了我曾经就读过的两所小学旧址,而今已不复存在—一所改建成小区,一所变成了国际学校。至于画了三年素描的初中,也从素白的墙面变成了红砖,加了屋顶。而我那所刚刚七十周年校庆的高中,校园很大,不比我的大学小。
年少青葱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