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午休,趴了一会儿,又睡不着了。

前天画了张小画,插进我的明信片本子,于是就算是把整整一本muji,160张小卡片填满了。这一百多张卡片,还不包括一些已经寄走了的。在一年半的时间,慢慢积累下痛苦、快乐、开心、平静。我曾一无所有,又似乎丰收了很多。

又开始画兔子了。隔了半年。又似乎到了一个瓶颈。我在仔细地读图的每一个细节。然后在那些细节中被那些颜色的绚烂而窒息。

原作的名字叫罂粟花。远处的柏树蜿蜒着上升。消失线那儿奇奇怪怪的河流,在这些色彩里,继续我的生活,和故事。继续与梵高交汇。如此,而已。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