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这半年里。不但文字早已蜕化。

就连绘画也蜕化了。

除了朋友必要的约稿,每天回到寝室已是累极。再也没有夜里在寝室刷图的那种冲动了。

想想那时候的春夏秋冬。我仿佛离那些鲜活的阳光,土地,隔得很远很远。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