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书,有时是温存的故乡。有时却是难熬的等待。

开题,梳理历史的背景。派,脈也。这个精彩的词源考释,正诠释了一个看似矛盾的问题——清代学者有着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既有师承渊源,又有独创思考。派别很难准确地涵盖一切,有时又不得不赖之以发现。毕竟,路数、治学之方法,和师承的关系,又不小。

本来觉得三百年不长。但等到深入下去,却被许多细节拘牵前后。这不是一个零星或耀眼的火花突然闪烁的时代,也没有太多的异军突起、一鸣惊人的传奇故事,有的只是前浪后浪相互推进,由积累而薄发的时代。无怪乎考据和文学成了争执的要点。桐城的痛快与汉学的沉潜又隐隐地有着术涂的分别。固然,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治学特色,又仿佛在一个共同的学术共同体内。

至于他们的学术成就,则或有高低。不过,那些有学术张力的人,其命途往往坎坷。犹记得读到越缦堂笔记中,一则记载清代汉宋学者的不同境遇,真是把国初到乾嘉的汉宋学者,一一数来。宋学者多高第,汉学者则沉困,段玉裁桂未谷等人以俗吏终、刘端临程瑶田以教谕殁,但其实也无妨他们的学术成果,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着。

读累了,休息的时候,反而是绘画的高产吧。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