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草虫

一只画画,读书的虫子。
玩玩钢笔彩墨、屯屯水彩工具、做做胶带设计。
Instagram: may0615

山下头是傅增湘的碑文,念到落款的甲申。忽想起,一个甲子过去了。
紫禁城依旧是燕飞燕来。夏至十分,天色落得也晚。笨乎乎地在粗纹上刷细节。

评论(3)

热度(33)